健康
当前位置:德安县新闻 > 健康 > 正文
重庆七旬老教师坚持申请入党50年 去世后将遗体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10-19
朱道良年轻时照片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学生来看望病中的朱道良(左三)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华龙网10月14日14时32分讯(蒲思静)10月13日上午,在重庆七中的校园里,说起自己的父亲朱道良,朱道良的小女儿依旧觉得很惋惜。“如果父亲能再熬过一天,就可以过教师节了,学生都已经约好要来看他了。”

????9月9日凌晨1点49分,原重庆市28中(现已并入重庆七中)语文教师朱道良因癌症去世,享年79岁。按照他的生前遗嘱,他去世后不搞任何仪式,遗体全部捐献给陆军军医大学作为医学研究。

????一个半小时候后,他的遗体被运走。这位教龄38年的退休老教师,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句点……

????生前立遗嘱 遗体要捐给医学界

????两年前,当小女儿接过父亲朱道良递给她的遗体捐赠书让她签字时,她的手一直在发抖。按照遗体捐赠规定,除了捐赠人本人同意外,遗体捐赠还需要征得本人直系亲属的同意,并由一人确认签字。

????“我当时就懵了,赶紧给家人打了电话。”对于家中的三个子女和老伴来说,同意将遗体全部捐赠,意味着割舍和压力。“按照传统观念,我们担心父亲的遗体作为医学研究会不受尊重,也舍不得。”

????但一家人拗不过老爷子的坚持,最终都表示同意。“父亲以前就说,要是器官有用,还可以救人,要是没用就拿去做医学研究。与其埋了,不如为医学事业做点贡献。现在,我们也很理解。”

????病危的几天,朱道良反复向老伴和三位子女嘱咐遗体捐赠的事。朱道良小女儿说:“父亲害怕他去世后,我们不遵照他的意愿,总是担心他的遗体捐赠合同被弄丢了。去世前,他都把那张卡紧紧拽在手里。”

????67岁入党 他为此坚持了50年

????“我自愿加入共产党!”2005年12月12日下午,在沙坪坝区28中的校园里,67岁的朱道良举起拳头宣誓入党。他的眼神中,透露着坚毅和满足。因为,这一天,他坚持了50年的入党心愿,终于得以实现。

????据朱道良小女儿介绍,父亲朱道良要入党的决心由来已久。

????1950年,上小学的朱道良,因为在校成绩优秀、表现优异,收到了当年龙结小学校长陈克绳送的一支“骆驼牌”钢笔,钢笔上刻着“争取进步,努力学习”的字样,这是校长陈克绳寄予朱道良的厚望。从此,朱道良报党恩情的种子便在幼小的心灵中种下。

????很快,在1952年2月,朱道良经介绍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为共产主义青年团)。而后,1953年在球溪中学秋季班求学的他在校历任团干,工作积极,品学兼优,多次公开表示,自己决心在25岁之前加入中国共产党,以报党的养育之恩,把一切献给党。1955年,朱道良被保送到资中第二中学念高中,因成绩优秀、历往团干,并于1958年毕业。

????1960年,从重庆师范大学毕业后,朱道良在凤鸣山中学开始了自己的教育生涯。“为了履行自己的承诺,父亲在工作岗位上总是力所能及的做更多事情”。除了做好本职工作,朱道良还走进街道、社区进行文化宣传等工作。多年来,协助市政协、市教科所、区进修学院等单位开展工作。

????1964年和1973年间,朱道良曾多次递交入党申请书。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入党成功。朱道良小女儿回忆说:“这么多年来,我们时常见到父亲伏案工作到很晚,一心放在教育事业上,还写入党申请书。作为一位语文教师,他总是写了改,改了又写”。

????直到2003年,退休7年的朱道良依旧没有放下入党的决心,并向沙区教育党工委表达了几十年来坚持入党的愿望。朱道良的坚持,让沙区教育党工委批准了他的申请。随后,二十八中党支部书记李忠良从尘封的档案中发现并提取了朱道良的入党申请材料,经调查核实后,朱道良终于得以推荐入党。

????“父亲入党那天,高兴得像个孩子,也很自豪。他当时就提到,去世后要将遗体捐赠给医学事业”朱道良小女儿说。

????今年建党节前夕,沙区教育党工委书记蔡道静率众来到家中探望生病已久的朱道良。这一天,朱道良在日记中写道:“蔡书记笑容可掬地手捧光闪闪的党徽说:‘我亲自给你戴上’。此时,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心头。热血沸腾如火花四溅,又如长江滚滚巨浪,又像黄河奔腾不息……我热泪夺眶而出,久久无语。”

朱道良(左四)和学生们在一起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相关链接》

????家人:“总为别人着想,一辈子都怕麻烦别人”

????“爸爸走了,一个平凡的老教师临终遗言:不搞任何仪式,遗体捐赠给三医大。为您的人生划上了不平凡的句号……九月九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您在七十高龄(以旧历的年龄1936年正月十五日、现在使用年龄1938年2月4日)还在撰写入党申请书,您何尝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高尚的人呢?我永远为您自豪,我们会永远怀念您。”9月10日教师节,朱道良小女儿在朋友圈发出感慨。

????朱道良小女儿说:“父亲一辈子都怕麻烦别人,但总为别人着想”。临终前,朱道良要求老伴及子女不要设灵堂,也不收任何礼金,他不想麻烦任何人。在去世一个半小时后,朱道良的遗体便被运走了。

????“他生病时,总是担心我们子女照顾他太劳累,但对自己,他从来不喊累。” 60岁从28中退休后,朱道良又被聘请到重庆市政协工作,而后又被返聘回28中继续担任语文教学。“除了拿该有的工资,他没提过任何要求。”

????在朱道良小女儿的记忆中,父亲对教育事业一直很执着。“平时,父亲最常见的场景,就是长时间伏案备课和批改作业。早些年,家里没有书桌,他就伏在缝纫机上工作,后来从学校买来一张书桌,他就伏在桌子上工作、写作。”

????“父亲一生都很节俭,生病时喜欢熬,顶多买点药,但他不愿去医院。但对学生,他又很舍得。”朱道良小女儿记得,父亲常喜欢把家庭困难的学生叫到家里吃饭,并为他们免费辅导功课。

????在朱道良的日记本里,他写下这样一段“治家格言”。“开源节流,勤俭创造;不辞艰辛,宝马会官网,忘我奋斗。一针一线,珍惜利用;一草一木,搜藏财富。周济他人,善施扶困;集善积德,利人利己。”

朱道良(左三)和学生们在一起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学生:“只差一天!师生就要团聚了”

????9月8日,吴玲还在和十几位同学商量教师节去看望朱道良老师的具体事宜。她是朱道良1969届的学生,也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提起老师朱道良,吴玲觉得很惋惜。“只差一天,师生就要团聚了,这是我们一辈子的遗憾”。

????在吴玲和同学眼中,朱道良老师无论是在教学上,还是师德上,都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好老师。“我们读书的时候,班里不少同学家里都很困难,朱老师一直帮助我们,鼓励我们。他与病魔做抗争,我们理当多去看望他,鼓励他。”

????回忆学生时代的生活,吴玲觉说:“朱道良老师很喜欢锻炼我们的自主能力”。课堂上,朱道良允许和鼓励学生上台授课,并在课外辅导学生如何备课。放学后,朱道良也时常带着学生一起家访,帮助家庭或学习困难的同学。“天黑了,大家就打着火把回家”。

????在吴玲读中学的年代,主张学工、学农、学军。“我们读书不多,但重实践,而朱老师总是身体力行”。晚上夜行军,朱道良和班里几十个学生一起打着火把,一路从如今的江北机场走回凤鸣山中学。他一边照顾学生,一边把学生身上的重物扛在自己肩上。

????和大多学生一样,吴玲中学毕业后要前往云南等地支边。“那时候年纪小,突然从城市到边远地区生活劳动,哪里受得了苦?”这时,朱道良便主动给学生写信,一封接着一封。“在信中,他总是安慰我们、鼓励我们。像父亲一样,让我们觉得很温暖。”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想到朱道良老师,吴玲突然念起了臧克家的这首诗。她说:“我觉得朱道良老师,就是后者。”

????人物简介:

????朱道良同志出生于1936年2月(农历正月十五),四川省资中县人。1960年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毕业后朱老师先后在重庆市凤鸣山中学和重庆市第二十八中学任教,退休后参与区政协和区关工委的有关工作,并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先后荣获“沙坪坝区优秀教育工作者”、“沙坪坝区十佳教师”等称号。